“房子涉及大家的切身利益,所以托管方案一定要公开透明,我把目前方案的利弊都跟大家说一下……”被一群爷叔阿姨围在中间, 穿着夹克外套的徐纲显得十分年轻,但一开口就透出了一位乡村“老支书”的沉稳干练。

1979年出生的徐纲,是安亭镇赵巷村党总支书记,迄今已经在农村扎根工作20年。正是在这位年轻的“老支书”带领下,赵巷村建立了联村驻队工作制度,探索出农村人口管理的“安客模式”,啃下了一个个基层治理中的“硬骨头”,成为远近闻名的“明星村”,先后获得上海市美丽乡村、市级文明村、上海市十佳优秀社会治理案例等荣誉。

“民有所呼,我有所应,把老百姓的每一件小事做好做实。”在徐纲看来,担当就是敢于直面难题,为村民争取更美好的生活不懈奋斗

2010年,徐纲上任赵巷村党总支书记,是当时全区最年轻的村书记,虽然头顶光环,但自豪的同时深感压力山大。赵巷村有6个自然村落,户籍人口1280人,来沪人员4100人左右。原有的户籍农民大都搬迁到村外的城镇居住,只有少数老人还居住在村里,大量的来沪人员聚居给农村基层社会治理带来新的挑战。

为此,徐纲第一时间在村委会一楼最显目的地方写下了“身怀爱民之心,恪守为民之责”十二个金色大字,以此激励作风。

光喊口号可不行。作为土生土长的本地娃,徐纲深知,要管好农村这个小社会,必须牵住“牛鼻子”,为了摸清底数,了解全村情况,徐纲带领班子成员建立了联村驻队工作制度,对每家每户进行了详细调查,发现全村约有4000间农民房,90%以上出租给了来沪人员,这些出租的农民房普遍比较破旧,而且违法建筑大量存在。

“只有把房子管住,才能有效管控社会治理的难题。”徐纲意识到房子是个突破口,在他的主张下,全区首创的“安客模式”诞生了

所谓“安客模式”,是一种农村出租房托管模式,按照统一收储安检、统一装潢整修、统一购买保险、统一对外出租、统一安全管理、统一服务督查的“六统一”标准,建立农村房屋租赁托管平台,简单地说,就是村民把房子交给这个托管平台,由专业公司对房子进行管理、出租,并对租客进行行为约束。

把自家的房子交给别人管,能放心吗?“安客模式”刚推出,不仅是村民,连村干部也有质疑声:是否无形中增加了村委承担的风险?一旦发生经济、安全事故怎么办?而在徐纲看来,更大的风险意味着更多的责任,坚持“以房管人”,源头治理,一定是农村基层社会治理的出路。

时间给出了最好的答案。自2014年村里出现第一家‘安客’,短短5年内,全村的群租乱象得到遏制,出租房管理走上了正轨。经过重新装修的农民住房,客堂间内贴着防火公约、入住人员信息,灭火毯、灭火器等一应俱全,厨房安装了喷淋设备。所有出租屋都有独立电表,公共区域增设电瓶车充电设备。

今年76岁的王金清做了三十多年生产队长,家里有200多平方米的房子,2017年加入“安客”前,好多房间空着,如今家里住着五个外来人口家庭,每年的五六月份和十一月份都能定期收到相应的租金,而且“漏雨了有人补漏,电灯坏了有人修。”以前担心出租给别人会把家里弄得乱糟糟,现在不仅没有这个烦恼,而且房子还帮着粉刷一新,“大家住得都舒心,谁不乐意呢?”

以“安客模式”为抓手,社会治理难题也迎刃而解。在轰轰烈烈的拆违行动中,赵巷村以“零”保留的高标准彻底拆除了1.5万平方米农民自建房。在垃圾分类的推进过程中,赵巷村又成为全区最早实行“定时定点”投放的农村地区。

如今,全村共有120户村民加入了“安客”,走在村里,村容整洁、规划有序,“要不是探索了‘安客模式’,村子肯定不像现在这么美这么和谐,更别说美丽乡村了。” 赵巷村党总支副书记徐加英的感叹,代表了所有村民的心声。

“群众在你心中有多重,你就在群众心中有多重。”这是赵巷村老书记陶锦元经常说的一句话。这句话也深深烙印在了徐纲的心上。20年来,徐纲坚守着自己的初心,主动对标群众所需,看齐群众所求、跨前群众所想,用实际行动为百姓谋幸福。

(记者:王安琪,编辑:倪丹丹)

在看点这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