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年的元宵节,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刘丽第一次没有和家人一起度过,而是和战友们一起奋战在武汉金银潭医院抗疫一线。

大年三十接到支援武汉的任务时,刘丽已经进入了机场安检,准备前往外地和家人一起团聚,但一通电话把她紧急召回了岗位。除夕夜晚,她和战友们踏上了前往武汉的飞机。这是她自2008年参与汶川地震医疗救援任务以来,第二次“出征”。

在支援武汉15天后,她已经完全适应了目前高负荷、快节奏的工作状态,她告诉澎湃新闻:“穿上这身迷彩服,我就觉得不能辜负患者对我们部队医院的期望,我们做好了和疫情扛到底的准备。”

来自抗疫一线医疗队员刘丽的元宵节日记:

今天是2月8日,元宵节,武汉天气放晴。

这是一个特殊的元宵节,第一次没有和家人一起度过,身边只有战友陪伴。

刘丽在元宵节发的微信朋友圈。 本文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

我现在在武汉金银潭医院负责“红区”的护理工作,一般“红区”就是指直接接触新冠肺炎确诊病人的病区。每次进入都需要穿三层防护服,口罩、眼罩、防护服,外面还要再穿一套隔离衣。正常人穿上这些装备呼吸都比较困难,但我们还要在病区完成治疗工作、和队员沟通、安抚病人焦躁的情绪,每次在里面待3个小时轮班,这已经是大多数人的体力极限。

每次工作3个小时后,我们要一层层脱下防护服,为了保证安全,必须按照标准,每脱一件都不能污染里面的衣服,有时单单是脱防护服都要40多分钟。每次脱掉防护服,脸上都是一圈红印子。

有一次我在“红区”里待了四五个小时,当时已经快受不了了,感觉鼻梁都快压断了,脱掉防护服后,果然脸上已经压出很深的红印、鼻梁上被磨出两个小水泡。后来这张照片被发上网络、做成海报,有人叫我“海报护士”。

刘丽摘下防护服,可见她的鼻梁磨出水泡。

但我很想说的是,我们每一个带着口罩和眼罩的医护人员,都是一样的情况,有的医护人员脸上甚至被磨破了皮,但大家依然坚持着。

今天是元宵节,对我们医护人员来说,依然是忙碌的一天,疫情不会因为节日的到来而放我们一马。距离我们来到武汉已经过去了半个月,令人欣慰的是,队员们已经适应了这种工作状态,几乎所有人都是上班、睡觉、上班、睡觉,尽可能地休息好,然后投入到下一轮的倒班中。

过节的时候,亲戚朋友也会关心我们什么时候能回去,我们几个队友也曾私下聊过,一致认为,再来一批队员,他们还会增加感染风险,需要重新适应;既然我们已经适应了,我们能坚持到疫情完全过去后再离开,大家都做好了和疫情扛到底的准备。我们还说,等春天来临、疫情结束,我们看到武大的樱花再回去吧。

我们医疗队曾经参加过很多次医疗任务,每次都是成功完成,我觉得这次也应该是这样的。